中共中央批转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关于市场情况和轻工业生产问题的报告》
2019-06-24 08:43:52 来源:中国网   点击:

(一九五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国务院财经各部党组,国家计委、经委、建委党组:

  中央同意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三同志《关于市场情况和轻工业生产问题的报告》,现在转发给你们,请认真执行。

  市场问题,实质上是农副产品和轻工业产品的生产问题。中央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切实加强对市场的领导,力争在第一、第二季度内,把市场供应基本上调整好,某些在第二季度还不能调整好的商品,也应当力争尽快地好转,以实际的效果来迎接国庆十周年。农副产品的收购任务,应当保证在二月底以前完成,三月份进行检查总结;主要日用工业品的生产计划,应当彻底落实,各省、市、自治区和有关部门应当抓紧组织,保证实现,轻工业生产所需要的原材料,应当按计划保证供应,不得挪作别用;外贸出口任务,应当按照规定的品种、数量、质量和时间,切实保证完成。

  各地区、各部门必须在商业工作中,切实贯彻“全国一盘棋”的精神,严格服从国家统一的调拨计划。关于适当地改进商品管理办法的问题,中央同意报告中所提的各项原则。商业部门应当掌握必要的物资,统筹分配,稳定物价,打击黑市。商业部门对规定的商品,有权按照计划进行调拨。中央责成商业部门迅速提出改进商品管理办法的具体方案,报告中央批准后执行。

  中 央

  一九五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关于市场情况和轻工业生产问题的报告

(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主席、中央:

  一九五八年我国国民经济获得了巨大的跃进。农业跃进了,工业跃进了,商品流通也扩大了。一九五八年的跃进是伟大的,史无前例的。但是一九五八年冬季以来,在市场上出现了若干商品,包括副食品和一些工业品供应不足的情况。最近为了克服这些现象,我们对市场供应、轻工业生产和对外贸易中的几个主要问题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和分析。我们认为当前的市场情况,可以作这样的估计:大局很好,问题也有,这些问题经过努力是可以解决的。现在,把我们看到的问题和解决的意见报告如下:

  (一)在粮食、棉花和油脂方面,由于去年农业生产的跃进,产量比过去大为增加,只要把工作做好,只要认真解决工作中的问题,日子是完全可以过得去的。

  本年度(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九五九年六月三十日)

  国家粮食征购任务按各省最后布置的数字共计一千一百五十亿斤,截至去年十二月底止,已经入库九百三十四亿斤,完成得较好。但是各地的情况是不平衡的,目前有一部分省份征购任务尚未完成,这些地方在最近期间,需要大力抓紧收购工作,否则还有完不成任务的危险。特别是大米产区今年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况,由于收少销多,全国库存比去年同期减少了五十亿斤,而且主要减少在交通较为方便的地方,这些地方更应当抓紧收购工作。在已经完成了征购任务的地方,如果有可能,也最好能多购一点,使国家增加一些粮食后备,当然要注意不买过头粮。当前的粮食工作,从全局来看主要是销的问题。要把销售工作抓紧,保证不突破既定的销售指标。而做好销售工作的关键又主要在农村,要妥善安排人民公社的粮食消费,保证农村不出大问题。本年度的粮食销售计划是九百五十亿斤,加上军粮十五亿斤,出口八十亿斤,收支相抵所余不多。如果收购完成得不好,销售工作又没有抓紧,其结果就要挖原有的库存,在去年大丰收的条件下,出现这种情况是很不合理的。因此,销售计划必须严格掌握,一般不能超过。城市粮食的消费水平,去年下半年已经有了提高,全国城市每人每月平均增加粮食七斤(包括行业用粮)。今年应当大体上维持这个水平,不要再去增加。钢铁、水利、筑路民工应当自带粮食,必要时才由国家酌量补助。历来的经验,粮食发生问题主要在农村,解决问题也主要靠农村。人民公社吃粮要有计划,在粮食多的时候要注意少吃一点,瞻前顾后,细水长流,免得到了青黄不接季节,发生缺粮,又闹粮食问题。切实安排人民公社的粮食消费,是保证粮食局势基本稳定的一个重要条件。必须结合人民公社的整顿工作,把道理向公社干部和社员说清楚,把消费计划搞好。国家的粮食管理体制,仍然坚持差额管理制度,中央粮食部只负责京、津、沪、辽四地的供应,负责出口、军粮和必要的品种调剂。各省、自治区的粮食收购和销售,由省、自治区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自行安排。各省、自治区必须保证完成粮食的差额上调任务,省、自治区内发生缺粮问题,也由地方自行调剂解决,以多补少,以有余补不足。为了保证城市粮食的供应,武昌会议曾经决定在城市经常存足三个月的粮食,现在许多城市存粮的数量距离这个要求还很远,我们希望各地能在最近做到这一点。

  本年度(一九五八年九月一日到一九五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全国的棉花收购任务是五千五百五十万担,占全年棉花产量六千七百万担的百分之八十三(上年度收购二千七百二十万担,也占全年棉花产量三千二百八十万担的百分之八十三)。截至现在为止,已经收购的棉花还不到四千万担,相当于全年收购计划的百分之七十左右(上年同期,收购数字已经达到收购计划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历年的规律是,产量越大,商品率越高。本年度棉花产量加了一番,棉花的商品率仍然放在百分之八十三的水平上,应当说是不算高的。现在还有一千五百多万担没有收起来,需要各地继续努一把力,抓紧收购。收不到这么多的棉花,就不能保证纺一千万件以上的纱,就不能保证每人供应二十四尺棉布和增加一些针织品。在去年农业大跃进以后,我们有条件保证也必须保证已经公开宣布了的二十四尺棉布的供应。据说,现在没有收购起来的棉花还很不少,有些棉花还在棉秆上没有剥下来,剥取棉籽短绒的工作也还没有普遍开展,因此要求各地把棉花收购和棉籽剥绒都抓紧一下,帮助解决一些动力和设备,分配一定的劳动力去做这件事,务必要完成收购计划。

  本年度(一九五八年七月一日到一九五九年六月三十日)

  油脂的收购任务是三十四点六亿斤(油料折油),占年产量六十六点九亿斤的百分之五十一点七(上年度收购二十七点五亿斤,占全年产量四十点三亿斤的百分之六十八点二),截至去年十二月底为止,收购了十一点二亿斤,完成收购任务的百分之三十二(上年同期已经完成收购任务百分之五十九点一)。今年产量增加很多,从收购计划看,商品率比去年还低,而完成的进度却不如去年,收购的绝对数量比上年度同期还少四亿多斤。油脂的收购和供应是当前市场问题较为突出的一个方面。由于收少销多,目前油的库存比以往哪一年都紧,许多城市只有几天或者十几天的库存,出口用油和工业用油也不能很好地保证。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必须加强收购工作,特别是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江苏、安徽、四川等油料集中产区,应当抓紧时机,完成收购任务;必须切实掌握销售指标,不能突破国家供应计划,提高供应标准。人民公社自己的用油,也需要妥善加以安排,尽量少吃一点,多卖一点给国家。

  (二)副食品的基本趋势是分期分批地逐步趋向缓和,但是有些品种还会较长期地紧张,必须注意增产副食品,同时适当地减少农村的消费量,匀一部分出来支持城市和出口。

  由于各地抓紧了种菜,蔬菜的供应在南方各省最近已有缓和,北方各省也可望于三、四个月内缓和下来。蔬菜工作的一条基本经验,是要就地自给,必须在销地附近,按消费人口计算,种够必要的亩数,打足安全系数,分配必要的劳动力专门种菜,宁可多种些,不要种得少了发生脱销。特别是沿河以北地区,天气寒冷,每年有五、六个月不能生产蔬菜,因此要种够足量的大白菜、秋萝卜等秋季蔬菜,以保证缺菜季节的供应。由于今年各地准备多种一些菜,要及早地准备好腌咸菜、晒干菜、做酸菜和其他加工、储藏工作。

  猪肉的供应在下半年有可能逐步好转,禽、蛋的供应还要较多的时间才有可能好转。集体养猪的问题在许多人民公社还没有很好的解决,须要在整社当中注意加以整顿,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同时也要由公社尽可能设法拔一点粮食给社员分散饲养。猪羊的繁殖和屠宰,要按照全国农业先进单位代表会议提出的“十六倡议”中的要求,既要保证一定的净增率,又要保证一定的上市量,兼顾两方面的需要。估计到春节以后,城市猪肉供应可能会有一段时间十分紧张,需要尽量多打一些鱼来供应市场,特别是沿海各省要抓紧春季夏季的鱼汛,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广东、福建、四川、吉林、黑龙江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应当抓紧糖的生产,把去年生产的糖料充分加工,增加产量,保证外调。

  解决副食品供应不足的根本方法是发展副食品生产,发展多种经济。关于这一点,六中全会决议已经指出了。一个多月以来,中央已经在抓这个工作,最近并且召开了副食品问题的会议。各地也正在开始做。但是从现在起到副食品生产大量发展起来,还有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内,还必须在分配方法上想一些办法。城市应当对供应不足的副食品,实行定量分配,使全体居民都能买到一定的数量,避免排队争购。现在许多城市已经这样做了,收到了效果。当前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适当地减少一些农村的副食品消费量,以便匀一点出来供应城市和出口,这是一个方针性的问题。农村人民公社在成立公共食堂以后,副食品的消费量自然要都比以前略为增加一些,这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有些人民公社吃得多了一些,也留得多了一些,这固然对改善农民的伙食有好处,但是如果不加控制,就会把供应城市和供应出口的东西吃掉,使我们在城市中处于被动,使我们换不到必要的外汇来支援国家的重点建设,保证建设的速度,这对国家是不利的。同时这样做也会减少农村人民公社的货币收入,减少农业建设资金和社员工资的来源。归根到底,这对于农民也是不利的。我们认为,各地在整社中,应当反复地向干部和农民说清楚这个道理,坚决要求农村人民公社首先保证完成国家的副食品收购计划,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副食品消费,做到城乡兼顾,内销和出口兼顾。

  (三)轻工业生产在一九五八年有了显著的增加,但是由于社会需要量增长得更多,目前一部分日用工业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的供应情况比较紧张,必须积极增加生产,适当地增加这方面的基本建设,并且拨给必要的原材料,以保证生产市场上所迫切需要的工业品。

  目前,一部分日用工业品,例如肥皂、火柴、电池、铅笔、灯泡、西药、搪瓷制品、玻璃制品、胶鞋、纸张、食糖、瓷器、铁锅、五金配件等供应情况比较紧张。一部分农业生产资料,例如农具、排灌机械、化肥、农药等的供应,也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出现上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由于生产没有增加或者增加太少呢?事实并不是这样。一九五八年消费资料工业的生产总值,由一九五七年的三百九十亿元增加到五百亿元,即增长百分之二十七点八;农业生产资料生产总值,由一九五七年的三十三亿元增加到六十六亿元,即增长一倍。由此,显然可以看出,这是社会购买力迅速提高,市场需要大量增加的结果。

  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就要更快地发展生产。当前发展生产的突出问题是原材料不足(化肥供应的减少,则是由于进口减少和国内产量降低的结果)。原材料不足表现在两方面:一是来自农副产品的某些原料,例如油脂、竹子、松香、五倍子等不足;一是来自工业品的某些原料,例如铁皮、烧碱、纯碱、硫酸等不足。在轻工业部系统的各项产品中,农副产品的原料约占全部原料的百分之五十五左右,工业品的原料约占全部原料的百分之四十五左右。农副产品原料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农村劳动力紧张,没有来得及发展多种经济,土特产品的产量减少。最近情况虽然有些改善,但是距离满足工业生产的需要和出口的需要还很大。工业品原料不足的主要原因,是化学工业的增长不能满足需要,是钢铁、五金材料供应紧张,还有东北地区电力的严重不足,等等。此外,有些地方原来生产日用工业品原料的工厂、生产汽车配件和机器配件的工厂以及生产某些日用工业品的工厂,改产了其他产品,没有来得及归队,也是造成日用工业品原料不足和成品不足的一个原因。

  最近我们在日用工业品生产方面,做了两项工作。第一项,是根据市场需要,估计原材料供应的可能,制定了一个一九五九年全年主要日用工业品生产计划(见附表)〔1〕。如果这个计划实现了,今年日用工业品的供应情况就可以比较缓和一些。各地区、各部门应当从各方面努力,保证这一计划的实现。第二项,是逐项研究了第一季度中肥皂、火柴、电池、铅笔、灯泡、西药、搪瓷制品、玻璃制品、胶鞋、纸张、食糖、瓷器、铁锅、五金配件等十四项重要商品的生产问题,并且在保证重点、照顾一般的原则下,尽可能地安排出了一部分原材料,安排了第一季度的生产,力争在短时间内使生产和供应情况好转过来。为了把以上两项工作做好,单靠我们和中央各有关部门的努力是不行的,必须全党动手,共同努力。因此,我们对各省、市同志有以下几点要求:

  (1)认真地研究日用工业品生产中的问题,逐项安排日用工业品的生产,使日用工业品从原料到生产都能够落实。目前最低限度要做到保证国家计委、各工业部门和商业部门给日用工业品分配的原材料能够用到日用工业品的生产方面,不致挪用于其他方面。

  (2)由于国家分配的日用工业品的原材料不足,应当首先把这些原材料用来生产与人民生活关系较大的商品,例如西药、肥皂、铅笔、火柴、纸张等,力求在这些重要商品方面能够较多地满足人民的需要。有些比较次要的商品,例如机关用的大头针、曲别针、木器家具等,可以少产,甚至暂时停产。现在有些机关和公社铺张浪费的风气又在抬头,应当强调节约。

  (3)积极发展农村的多种经济,很好地保证日用工业品所需要的农副产品原料,并且保证这些原料能够按计划出口。

  (4)过去生产日用工业品和农业生产资料的工厂,包括生产配件和原料的工厂,转了业的,应当归队,或者另外指定其他工厂生产这类产品。

  (5)由于国家分配的原材料不足,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某些日用品工业和农业生产资料工业还会开工不足,因此这些地方的产品也不可能完全满足其他地方的需要。为了保证自己地区的供应,各地必须根据就地取材、就地制造、就地供应的方针,在首先保证国家原料调出任务的条件下,积极发展地方的和公社的工业。要积极提倡使用代用品,例如洋纸不够,发展土纸;牙膏不够,发展牙粉;烧碱不够,用土碱来做肥皂,或者用土碱来代替肥皂;胶鞋不够,多做一些布鞋和草鞋;汽油不够,多做一些酒精来代替。橡胶和石油主要依靠进口,目前不可能充分满足需要。农村所需要的钢铁材料,国家也不可能全部供应,必须大量使用土钢土铁来制造农具、铁锅、钉子、水车和其他某些可能制造的农业机械。现有的化肥只能主要使用在棉花生产方面,应当提倡大量积肥和做土化肥。

  一年之计在于春。各地必须首先抓紧第一季度的生产,并且立即规划第二季度的生产,要做到在市场淡季所生产的工业品不仅能够满足当时的需要,而且能够有储备,供应秋后旺季的需要。应当估计到今年农业大丰收以后,农村市场对工业品的需要,将会有更大的增加。对于秋后旺季市场所需要的工业品的生产和供应,要及早加以安排。

  为了力求增产一些轻工业产品,并为明年进一步增产打下基础,今年已经规定的国家轻工业和纺织工业基本建设投资二十三亿元(地方自筹部分的投资不在内),必须保证完成。今年计划生产的主要设备,包括棉纺成套设备五百万锭,织布机八万六千台,造纸专业设备五万五千吨,制糖专业设备五万吨,也必须保证完成。此外,各地还要根据需要,统筹安排机械制造能力,生产一部分其他轻工业机械设备。要生产这样多的纺织机械,除了原有的纺织机械制造厂和一般纺织厂的机器修理车间必须全部归队以外,今年还需要通过新建、扩建增加棉纺织机械制造能力三百零二万锭(年产量)。我们要求各省、市同志在通盘安排基本建设、机械制造和分配材料的时候,保证这个计划的实现。

  (四)对外贸易工作是国民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必须认真重视,努力保证出口计划的完成。

  对外贸易是我国国民经济的一个重要部门,也是我国外交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对外活动的一条重要战线。必须在继续坚决贯彻“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国内市场为主、国外市场为辅”的原则的同时,大力增加货源,保证出口任务的完成。

  在对外贸易工作上必须强调高度的集中和统一,必须在集中统一的原则下发挥地方的积极性,也必须坚决贯彻先中央、后地方,保证重点、照顾一般的原则。

  今年的对外贸易计划,在恩来同志主持下,经过多次的反复讨论,已经确定下来。计划规定,国内收购一百亿元(这是按照国内收购价格计算的,包括由外贸部门供应国内销售的物资十亿元),出口七十九亿元,进口六十三点二亿元。按照这个计划,今年进出口总值比去年实际增长百分之十一点二七,其中,出口比去年增加百分之十九,进口比去年增加约百分之三。这个计划基本上反映了我国的出口能力和对外活动的需要,反映了国家重点建设、国防、尖端科学、国内市场和地方外汇的需要。但是也应当看到,完成这个计划须要作很大努力,须要各级党委全力给予支持,坚决按照计划规定的时间、品种和质量保证完成。应当了解,如果因为国内市场一时的紧张而把出口物资挤掉或者推迟出口时间,不仅会影响国内急需物资的及时进口,而且会造成政治上的损失。

  为了保证今年对外贸易计划的完成,对于出口物资的供应,主要商品必须纳入国家统一的生产、销售计划和调拨计划之内,其他小土特产品则应由地方大力组织出口。出口商品所需要的原材料和包装材料,应当在国家统一安排下由各供货部门负责解决。我们必须十分重视出口计划的完成,完成了出口计划才能保证必需物资的进口。从国内消费和市场供应的物资当中,适当地挤出一部分用来出口,换回更加重要的物资,这对我们国家的建设来说是很有利的。

  今年我国所需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外汇是很紧张的。到去年年底,可以动用的外汇比往年大大减少了。今年第一季度已经签订进口合同的商品就有九千万美元;而第一季度要完成对资本主义国家出口的任务,看来困难不少,一月份的出口情况就很不好。因此,对资本主义国家外汇的使用必须严格加以掌握。第一季度内,除了十分急需的以外,一般不能再向资本主义国家订货。今年全年从资本主义国家进口什么,进口多少,必须由外贸部根据先出口、后进口的原则,分期分批地陆续进行。

  对港澳副食品供应问题极为重要,必须解决。我们经过港澳的贸易,每年可以拿到两亿以上的美元,单只对港澳出口副食品一项,就有七千万美元,必须引起重视。目前,港澳副食品价格上涨很多,当地商业界和居民都有抱怨情绪,反动报纸对我们在大肆进行污蔑。这不仅是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而且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们要求各有关省市对中央已经布置了的对港澳的出口任务,努力保证完成。

  (五)适当地改进商业体制和商品管理办法,商业部门必须掌握必要的物资,统筹分配,稳定物价,打击黑市。

  目前的情况是各级商业部门在掌握物资方面有些问题,有些应该掌握的物资没有掌握起来,即使已经掌握到手的物资,在全省、全国范围内调度也有困难。现在,市场上排队争购的现象很多,采购人员满天飞,地区之间盛行着物物交换,有些商品发生了黑市,价格高于国家的牌价很多,等等。这种情况任其继续下去,对于发展生产、保证建设、稳定人民生活都是极其不利的,必须加以改变。

  现在的商业管理体制基本上是好的,是符合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原则的。为了在商业工作方面切实贯彻全国一盘棋的精神,使商品管理办法能够更加适应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有必要在现行商业管理体制的基础上,将商品管理的具体办法适当加以改进。我们考虑,全国的商品应当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某些关系国计民生十分重大的商品和出口的重要商品,例如棉布、棉花、石油、什铜、牛皮、丝绸、食盐等,商业部门应当在全国范围内制定收购、销售、调拨、库存的指标,经过中央批准以后,全国必须按照这些指标执行。过去已经这样做了,今后仍然要这样做。第二类是“有名有姓”的重要商品,大概有二百多种,商业部应当根据差额调拨的原则,制定各省市之间的调拨计划。其中除了比较重要的品种,必须经过中央批准下达以外,其余由商业部直接下达。计划确定以后,即责成商业部门负责进行调拨,不必一切小事都要经过党委,弄得党委不胜其烦。第三类是“无名无姓”的小商品,这类商品的分配,应当由商业部门负责组织全国的和地区的物资交流会,互通有无,并且供应出口。如果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同意上述原则,可以责成商业部门提出具体方案和商品目录,报告中央批准后执行。

  我们提议,在上海、天津、广州、沈阳等大城市生产的大宗商品和其他个别地区生产、需要在全国分配的重要商品,由商业部通过包销的方法,掌握货源,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分配。

  我们建议各省、市、自治区把现在满天飞的一切采购人员调回去(按照计划催货或押运商品的人员除外),并建议各地加强户口和粮票的管理,加强寄递邮包和外运货物的管理,并且严格管理物价,以限制盲目采购。

  在商品供应不足的时候,必须对重要商品实行有计划分配的办法,对消费者实行配售。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比较合理地分配商品,以求减少排队争购,杜绝抬价投机。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实行这种办法,在供应缓和了以后,可以随时取消。对于某些商品供应不足的原因和我们的解决办法,应当及时向党内、团内、机关、学校、工厂干部说清楚,并且通过居民代表向群众广泛地进行解释,但是不要登报。越是物资供应不足,就更加要注意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 * *

  前面说过,今年的市场情况,从全局来看是很好的。市场商品以粮食和棉织品为纲,不论从性质上讲和从数量上讲,粮食和棉织品都是保证人民生活需要、保证市场稳定的主力。我们站稳了粮食和棉织品这两个重要的阵脚,就有了保证市场稳定的基本条件。从目前看,解决副食品、日用工业品、小土特产品的生产、供应和出口问题,还须要经过很大的努力,须要做许多工作。在副食品中主要是认真地解决蔬菜、食油和肉类的问题。日用工业品的品种繁多,主要是把这次拟定的一九五九年主要日用工业品生产计划和第一季度安排的十四项商品生产计划彻底落实。有了这些商品,商店的货架子就充实得多了。当然在抓大宗商品的同时,不能放松小宗商品,在抓主要商品的同时,不能放松多种经营,应当做到有纲有目,纲举目张。目前的问题是暂时性的,是国民经济迅速发展中难以完全避免的。我们相信,在一九五八年生产建设大跃进的基础上,只要全党重视,大家动手,充分发挥一切有利条件,这些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我们的要求是,力争在第一、二季度把市场的商品供应基本上调整好,某些在第二季度还不能调整好的商品,也应当力争尽快地调整好,用这样的成绩来迎接国庆十周年。关于商品和购买力之间的对比,从目前的材料来看,由于去年工农业生产大跃进,就业人数大大增加,农民的收入也有了一定的增加,加上今年日用工业品和农业生产资料供应还不能充分满足需要,这就使商品和购买力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差额。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得好些,把各部门各方面的计划调整适当,统一安排,差额就可能小些;如果做得不大好,差额就可能大些。我们以上所说的问题,包括加强粮食、棉花、油料和其他农副产品的收购,控制粮食油脂的销量;包括安排日用工业品的生产,发展地方和公社工业,发展多种经济和保证出口任务的完成;包括适当改进商品管理办法和商品供应办法,乡村适当挤出一部分物资支援城市和出口的需要等等,这些都是力求把工作做好,力求在首先保证六中全会规定的四大指标的前提下,在现有生产水平的基础上,保证人民生活的需要,并且力求商品和购买力之间不要出现过大的差额。而不是要求商品和购买力之间完全平衡,完全避免紧张现象,过“舒服日子”。为了加速杜会主义建设,一定程度的紧张应当认为是正常的。这一点只要向人民说清楚,就会取得他们的支持和拥护。过去的经验证明,如果追求商品和购买力之间的完全平衡,势必要降低国家工业化的发展速度,这样就会犯保守主义的错误;而反过来说,即使商品和购买力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额,只要这种差额不过大,经过努力,也可以基本上保证物价稳定和人民生活的必要供应,因此,我们应当在保证重点、照顾一般的原则下,力求做到既能保证国家的建设速度,又能稳定市场和人民生活,用两条腿走路。我们相信如果全党都能注意到这一点,贯彻全国一盘棋的精神,基建一盘棋,生产一盘棋,流通也一盘棋,鼓干劲、想办法,抓得紧,认真解决具体问题,这是完全可以办得到的。

  李富春

  李先念

  薄一波

  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刊印

  注释

  (1)附表从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