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口战役遗址
来源:山西旅游政务网   点击:


  场馆概况

  忻口战役遗址,位于忻州市区北25公里忻口村一带。由战备窑洞、日军遗留罪证碑、忻口抗战纪念墙组成。战备窑洞在忻口村北的后沟至红崖湾,用石头、水泥筑成,共47孔,是当年指挥作战、储放弹药、安置伤员之处。罪证碑是日军侵占忻口后,为炫耀其“战绩”所立石碑,共两通,分别在忻口村东和下王庄公路旁。

  忻口抗战纪念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所立,位于忻口村的半山坡上,长12米,墙顶高耸群雕,再现了当年中国军队保卫国家的英雄气概。现为山西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红色链接

  忻口战役

  抗战初期,日本侵略者依仗其军事上的优势,对华北、华中展开大规模战略进攻。1937年9月,沿平绥铁路推进的日军进入山西北部,先后攻破雁门关、平型关。为挽救山西危局,保卫太原,中国军队决定利用忻口要隘进行正面防御,阻敌南下。忻口战役总指挥由第二战区前敌总司令、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担任。参加作战的部队有阎锡山的晋绥军、国民党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10月12日夜,忻口战役打响了。从云中河桥上进攻忻口正面的敌军,遭到我军英勇还击,屡屡受挫后撤退。13日拂晓,日军向忻口全线发起猛攻。首先由飞机侦察扫射,继而以火炮轰击,然后用装甲车、坦克车向阵地攻击,紧接着是难以数计的骑兵、步兵,组成陆、空、炮的密集火力网,向我守军阵地猛扑而来。霎时,忻口一线战场弹雨纷飞、硝烟弥漫、枪炮声轰鸣、喊杀声震天,空中不见太阳,到处火海烟尘。我军官兵冒着枪林弹雨,同敌人展开了生死拼搏,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军的猖狂进攻,公路、铁路桥安然无恙,阵地一寸未丢。14日晨,日军再次实施强攻,激战七八个小时,直至下午3时,敌人又败退下去。这场恶战,敌我双方均伤亡惨重,但我守军依然士气高涨,誓与阵地共存亡。10月15日,敌坂垣师团主力牛岛旅团及一个联队,集中坦克30余辆、火炮百余门,在空军的掩护下,向我左翼战区大白水阵地发动全线猛攻。14军军长李默庵率彭杰如第10师和刘戡第83师在大白水正面与朦腾交界之西侧,奋勇抗击敌军。八路军120师在敌后方与左翼兵团协同作战,使日军腹背受敌,损兵折将5000余人。我右翼战区从13日开始,多次击退敌军进攻,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情况紧急时将从附近村庄搜集回的大刀、长矛、钢叉等都用上了。右翼兵团虽然付出了伤亡5000余人的代价,但是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完成了阻击任务。10月16日,日军集中兵力向我中央地区和左翼地区的结合部发起强攻,企图夺取忻口。我军奋勇阻击,与敌展开了异常艰难的阵地争夺战。这一战,6000名官兵浴血忻口,郝梦龄军长、刘家麒师长、郑廷珍旅长壮烈殉国。 就在忻口正面战场激烈争夺的同时,我八路军在同蒲路和正太路日军侧翼和后方采取袭击和伏击等战术积极打击与牵制敌人。先后取得了宁武、冯家沟、雁门关、阳明堡、七亘村、黄崖底、广阳等百余次战斗的胜利,断绝了日军的交通运输线,大大减轻了国民党部队的正面压力,有力地配合了忻口中国守军的作战。

  忻口战役在我国抗日战争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创歼敌逾万的战绩纪录,不仅是国共两党团结协作、联合抗日的成功战例,而且是国共两军阵地战、游击战相互密切配合的典型战例,是抗日战争初期华北战场上的一幕彪炳史册的悲壮的历史画卷。

分享到: 收藏